languages
新闻资讯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鞋印化石?两亿年前流行皮鞋?
发布日期:2012/4/26 11:45:48

两亿年前流行皮鞋?无知无畏漏洞百出

事件回放

2005年5月2日晚间,新华网新疆频道的页面上出现了一条不同寻常的消息———《乌鲁木齐一退休教师藏有2亿年前“鞋印”化石》。

根据报道,化石属于乌鲁木齐市11中退休教师海涛。“在一块2尺见方的岩石板上,赫然印着一个26厘米左右的鞋印,清楚地显示出这是一只双重封印的皮鞋印,而在这个鞋印的后半部分,还有一只13厘米长的古鳕鱼化石。海涛老师说,通过化石背面的受力情况就可以分辨出这是一只左脚踩过的痕迹,是生活在晚中生代二叠纪时期的古鳕鱼化石,证明化石距今已有两亿年”。

报道称,此类化石被称为“与地层年代不符合的发现物”,目前仅在美国发现一例。报道还称,化石的展版在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标本馆展出后引起轰动。

消息一发布,立即被相关媒体竞相转载。“引起轰动”、“2亿年前化石上有鞋印”等一时间成为高频用语。

记者调查

当事人澄清事实

2005年5月11日,本报刊发了著名科技打假人方舟子的评论文章《奇怪的化石奇怪吗?》。方舟子认为,“其真实性是非常值得怀疑的”,“这些专家究竟都是谁,是什么样的专家,我想这是读者最有兴趣知道的,然而这篇报道却对此语焉不详。”

难道真如相关媒体报道的那样,“2亿年前化石上有鞋印”?如果不是,那么真相究竟是什么?

2005年12月27日,记者致电居住在乌鲁木齐市的新闻当事人、乌鲁木齐市11中退休地理教师海涛。海涛老师详细地向记者讲述了发生在他与这块所谓的鞋印化石之间的故事。

报道中提及的这块化石发现于1997年。当时,海涛一个人在坐落于乌鲁木齐市的红山采集化石。“当时并没有预料到有双重缝印的皮底鞋印。发现以后,我们查资料。做鉴定是没有办法做鉴定的,我国是第一次发现。这与地层年代不相符合,不好解释”。

海涛告诉记者,在对化石进行清理后发现,上面的印迹看上去特别像一个鞋印,双重缝印,皮底鞋。“从形状上来看,好像是在湖边的软泥上,有人穿着皮底鞋在上面踩了一下。”在后跟处,是一条13厘米大小的古鳕鱼。

海涛说,自己立即把这项发现上报给了乌鲁木齐市科协,科协把这事情报给政府。后来,电视台、研究所、文化局都知道了,“专门去出土的地方考察,大家都发现这是一个很难解的奥秘”。

海涛介绍说,该化石采集的地方是乌鲁木齐的红山,根据绝对地质年代和相对地质年代,化石属于晚古生代,地质年代是2.7亿年以前。“那时候地球上是没有人的,别说是鞋印,就是脚印也是很了不起。‘鞋印’就意味着当时不仅有了高等生命,而且还有了高度文明。这是很奇怪的事情,没有办法解释,后来我们查了资料,美国也有发现,时间是1927年。国际上也在研究,这被叫做‘奥帕茨’,翻译过来叫做‘与地层时代不相符合的出土物’。”

当事人讲述

鞋印化石一说源自媒体误传

“我们自己也没有结论,也就是猜想”。海涛讲述了当时自己对这个发现的三个猜想:第一个,是不是地球过去有过的远古人类?第二个,是不是外星人来地球留下了痕迹?第三个,什么都不是。“现在只能这样解释,可能是什么动物压成的样子特别相似的”。

“当时我们也不敢这么说(鞋印化石———记者注),害怕太冒昧了,但我们可以去做科学的猜想”。于是,他写了一篇文章,题为《一种奇特化石的发现》,总共8000字左右;文中包括了他对化石上印迹的三个猜想。1998年的第2期的《地理知识》对该文进行了有选择的发表,题目改了,成为《鞋印化石与奥帕茨之秘》。

从此,海涛和“鞋印化石”就越传越远。

专家抨击

与地质年代不相符发现物没有被证实

方舟子曾专门撰文,对鞋印化石之类的“与地层时代不符合的发现物”作出了否定。他认为,“如果海涛手上的化石引起了古生物学家的兴趣而做出专业鉴定的话,那么我相信其结果会和‘巨人脚印’化石一样,或者是伪造的,或者是其他古生物化石被误认为‘脚印’、‘鱼鳍’。”

他说,科学研究有一条被普遍接受的原则:非常惊人的主张需要非常确凿的证据。进化论是被生物学界一致接受的科学理论,有无数确凿的证据。想要推翻进化论是一个非常惊人的主张,需要特别确凿的证据,不是靠一个不专业的发现者的自我宣扬和不专业的新闻报道就能证明的。

针对此类所谓的“与地层时代不相符合的出土物”,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古动物馆馆长王原博士在接通记者的电话时,也表达了明确的否定态度,并笑称欢迎将化石带到研究所进行鉴定。

据王原介绍,类似的说法还有很多,但都未经科学证实,“我觉得不存在这种可能性,因为那个时候人类还没有出现。”

生物的演化具有不可逆性,所以不同地质时代保存下来的生物化石也各有特色。正因为如此,古生物学者可以根据化石的种类基本判断那个动物所处的地层的时代。王原介绍说,两个不同时代的动物化石,经过后期地质改造重新埋藏在一起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即使发生了二次埋藏,也可以从岩石上分析出来。王原告诉记者,与地层时代不相符合的发现物,真正被证实的还从来没有一例。

如果不是鞋印,那么海涛化石上的印迹会是什么呢?“我的三个猜想之一,什么都不是;也可能是某一种动物的印迹。”海涛说。

记者手记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结论总是出在证据确凿之后。化石上的印迹究竟是什么?连海涛老人自己都“不敢说”,“害怕太冒昧”。然而,老人的“奇特化石”却一不小心成了媒体口中的“鞋印化石”。科学的定论必须经得住反复的推敲和论证,更何况结论有违被生物学界一致接受的科学理论。

相关信息